新闻资讯
鹅苗
鹅苗
鹅苗
banner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【晨报关注】鄢陵“鸭蛋村”出了个“养鹅大王
发布者:扑克王APP 点击: 发布时间:2020-01-03 00:37

  原标题:【晨报关注】鄢陵“鸭蛋村”出了个“养鹅大王”,仅鹅苗一个月销售200万元

  搞鹅苗孵化、种鹅养殖、鹅的调配运输、成品鹅的回收与屠宰,成立养鹅专业合作社,创建终端食品“花都一品鹅”品牌,在南张庄这个“鸭蛋村”,张爱党把鹅“养大”了,被全省成品鹅养殖户誉为“养鹅大王”。记者探寻“养鹅大王”是怎样“炼”成的,也许可以给创业者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思考。

  汇丰源鹅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张爱党(右)向许昌晨报总编辑邓雷介绍鹅苗孵化情况。许昌报业全媒体记者 崔雨梦 摄

  5月20日中午,在鄢陵县陶城镇南张庄村汇丰源鹅业有限公司,被誉为“养鹅大王”的张爱党在一个小时内至少接了12个电话。这些来自天南海北的电话咨询的是同一个问题:有没有鹅苗,多少钱一只?

  “只要是养过鹅的老手,都会买咱家的鹅苗,不用解释为啥贵。”张爱党说,“贵有贵的道理,咱家的鹅苗就是比别人家的鹅苗长得好、产蛋多。”

  汇丰源鹅业有限公司孵化车间,工人正在查看鹅蛋。许昌报业全媒体记者 崔雨梦 摄

  该公司右侧的孵化车间有一扇扇小门,透过小门上的玻璃,可以看到正在孵化的鹅蛋被摆放得整整齐齐。门口的电子设备上显示,此时,孵化车间的温度为37.3℃。

  走进另一间孵化车间,张爱党和工人打开孵化器,一只只毛茸茸、黄澄澄的小鹅正破壳而出。“3天孵化一次,数量在12000只至16000只,一只16块。”张爱党说,仅鹅苗销售,他一个月的销售额大概在200万元。

  “干了这么多年,我们从鹅蛋的选取,到孵化温度的控制,再到接下来的‘托温’,都有着丰富的经验。”除了鹅苗孵化外,张爱党还搞种鹅养殖、鹅的调配运输、成品鹅的回收与屠宰,成立养鹅专业合作社,创建终端食品“花都一品鹅”品牌。在南张庄这个“鸭蛋村”,张爱党把鹅“养大”了。

  从鹅苗孵化到鹅熟食的生产、销售,张爱党走上了全产业链发展轨道。“发展到如今的程度,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。”谈及创业的过程,张爱党打开了话匣子。

  1996年,16岁的张爱党初中毕业,在许昌市解放路上的一家酒店学习厨艺。一年后,他来到延安路一家酒店,开启了自己的厨师生涯。

  2002年过罢春节,干了五六年厨师的张爱党到发小儿张留生家串门,看到张留生家里放着一张报纸,报纸上刊载了一篇文章《谁有远见谁养鹅》。

  时隔多年,张爱党仍记得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朱士仁教授。“朱老师认为,养鹅是21世纪的朝阳产业。”身为厨师的张爱党知道,鹅的经济价值比鸡和鸭要高。

  2002年冬季,听说周口市扶沟县有一些鸭棚要拆掉,仨人裹上军大衣,开着拖拉机跑到扶沟。得到允许后,仨人把人家弃用的鸭棚拆掉,将搭建鸭棚的一些檩条拉了回来。

  张爱党记得清清楚楚,2003年2月19日,他们拉回来200只鹅苗。当时,他们的加温设施是地炕。由于买不起煤,他们用棉花秆、玉米秆代替。

  “鹅棚里的温度为30℃,鹅棚外面的温度是零下10℃。没几天,俺仨都感冒了。”张爱党说,他们商量后,3个人轮流值班,每人一个小时。谁想,轮到张留生值班时,他却睡着了。等他们醒来时,鹅苗已经挤压在了一起。

  “张留生一边哭一边对着鹅苗的嘴吹气,希望通过人工呼吸救活几只鹅苗。”说到这里,张爱党唏嘘不已,“那可是俺仨的命根子呀!”

  然而,除了被压死外,这些“命根子”往往不明不白地死掉。张爱党抱着死鹅,从陶城搭车到鄢陵,从鄢陵搭车到许昌,再从许昌搭车到郑州,找专家查找鹅苗的死亡原因。

  “最终,鹅苗剩余128只的时候,俺仨的心劲儿被消磨完了。”张爱党说,第一次养鹅,他以分到40多只鹅苗告终。

  2003年9月,不死心的张爱党东拼西凑,借钱建了一个鹅棚。他买来600只鹅苗,继续尝试养鹅。同样的问题又出现了,鹅苗死的死、伤的伤。600只鹅苗最后只剩300多只,赔了不少钱。

  “钱没了,家人更加反对我养鹅。”张爱党说,无奈之下,他跑到郑州重操旧业,再次干起了厨师。

  “虽然重操旧业,但我养鹅的心没死。”张爱党说,有一次,他听说新乡市获嘉县有一个养鹅专业户,便立即搭车跑到了获嘉县。

  听说张爱党是来“学艺的”,该养鹅专业户立马没了好脸色。“人家不热情,咱不能不热情。”张爱党二话没说,拿起镰刀跳进该养鹅专业户的稻田,帮其收割稻谷。3天后,该养鹅专业户被张爱党的行为所打动:“爷们儿,你哪儿不懂,问吧!”

  从该养鹅专业户手里取回“真经”后,张爱党再次返乡养鹅。这一次,他恨不得24小时与鹅苗待在一起。但创业的残酷并不像戏剧,低谷之后便是高潮。很多时候,低谷之后还是低谷。

  “谈鸡色变,鹅也受牵连呀!没人吃不说,连流通都不让。”张爱党原本准备春节前卖的鹅,不仅没卖掉,而且天天消耗着饲料。

  2005年3月,养殖市场回暖。“价格一天一个样,瞅准机会,我赶紧把鹅卖了。”张爱党回家一算账,这批鹅虽然没赚钱,但也没赔。

  2005年7月,张爱党抓住时机,扩大规模,养殖了1500只朗德鹅鹅苗。这一次,他净赚4500元。此后,一直到2008年上半年,鹅的销售市场持续看涨。

  2012年2月,张爱党正式成立汇丰源鹅业有限公司,并成立鄢陵县汇丰源农民养鹅专业合作社。截至目前,该合作社已有省内各个地市的100多个养殖户加盟,年销售成品鹅110多万只,为养殖户带来净收益1650多万元。

  2016年,张爱党进军终端市场,开发卤鹅产品,注册了“花都一品鹅”品牌,并在鄢陵县城成功运营3家直营店。现在,依托鄢陵5万亩的杜仲林基地,张爱党实现了养殖与种植的融合发展:草肥林下鹅,鹅壮林中树,实现了种植企业和养殖户的互惠互利。

  “杜仲被称为‘植物黄金’,药用价值极高。将杜仲叶子添加到饲料中,可以做到无抗养殖。”张爱党说,杜仲系列产品包括杜仲鹅、杜仲鹅蛋,以及杜仲鸡、杜仲羊等。

  “创业,永远在路上。”张爱党说, 对于返乡创业的农民来讲,从创业的第一天起,面对的可能都是困难和失败,能从跌倒的地方爬起来,才是真本事。“你不可能知道成功和失败那个先到来,你所能做的只是每天为成功想办法、找方法。”

  在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的背景下,各地已陆续出台相关政策,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。但可以预见,在创业过程中,创业者会碰到更多的难题乃至失败。

  “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,才是真本事。”“你所能做的只是每天为成功想办法、找方法。”张爱党的亲身经历提醒各位创业的农民兄弟:创业不仅需要选准项目、依靠政策、学好技术,而且需要坚忍不拔的意志和不屈不挠的精神。

扑克王APP